“氧疗”是解决高原病症的根本

2016-11-080阅读0

  氧疗”是解决高原病症的根本

  ——访国内高压氧治疗领域专家王国忠博士、丁建章教授

  

  巍峨如云的雪山,湛蓝的天空,神秘的寺庙,虔诚朝拜的人群,还有悠闲的牦牛……这些都构勾起了人们的崇拜,都想去这充满诱惑的地方一探究竟。

  但是,西藏海拔平均海拔4000余米,大多数人去到西藏,身体多出现不同程度的反应,不适,大多都说呼吸困难,“高原反应”造成的“高原恐惧症”不论是对人器官伤害还是对心理的伤害都很大,这让很多向往遥远而神秘的西藏的旅人望而却步。

  高原反应”以及由此引发人死亡的脑水肿、肺水肿真的是因为氧气不够造成的吗?

  

  带着对于“高原反应”的诸多疑问,记者拜访了国内高压氧领域权威王国忠博士。就于“高原反应”这一词的概念,是否是跟西藏地区的氧气浓度比其他地方的氧气浓度低,还是因为氧气浓度不够,导致到西藏高原的人们出现不同程度是症状,严重时危急生命?王博士听到记者的提问,先是哈哈一笑,便严肃地说:高原反应不是氧浓度的概念,高原环境对人的一些不良影响的因素很多,比如低压、低氧,另外还有干燥,还有紫外线,紫外线也很厉害,这几个因素当中,关键因素就是低压缺氧。

  低压缺氧?那么低压缺氧又是什么?在大气中,气体的体积百分比情况是:氧浓度是21%,其它的78%是氮气,另外有1%大概是一些氩气等杂七杂八的惰性气体、二氧化碳以及一些很微量的气体。在地球上不同纬度和高度,氧浓度的体积比21%是不会发生改变。然而改变的是随高度的变化,大气压的改变导致氧分压的改变。简单来说,高原地区是氧分压在降低,或大气压在降低,随之导致了氧分压在降低,氧浓度没变,因为人们评价一个地方缺不缺氧,主要的是看它的氧分压的问题。氧分压等于大气压乘以氧浓度,在氧浓度不变的情况下,由于大气压的降低而使人体摄氧量在不断下降,吸氧的效率下降,这就导致了各种高原反应和病症的发生。所以,在高原地区,让人们远离高原反应和疾病只有两个办法,一个是增加单位面积内的氧浓度,另一个就是在一定空间内增加大气压力。

  但是,单纯增加氧浓度看似补充了氧气,但是,当人一旦离开了富氧的空间,又回到缺氧的区域,还有可能发生高原反应和疾病,这是因为,在没有改变压力的情况下,氧气进入到人体血液细胞中的量不足,有效性比较差,也改善不了人体的微循环,对代谢作用的促进也比较有限。所以,在高原地区,一定要在加大压力的前提下进行有效的“氧疗”。

  高原反应不仅仅是反应

  高原反应”不仅仅是一个反应的问题。医学界把海拔3000米以上的地区称为医学高原地区,其特点是气压低,氧分压也低,易导致人体缺氧。如预防措施不当,可引起高原不适应症,它包括急性高原反应、高原性肺水肿、高原昏迷、慢性高原反应、高原性心脏病、高原高血压、高原低血压、高原红细胞增多症等病症。这些病症的最大危害就是会危及人的生命。

  高原病分急性高原病和慢性高原病,急性高原病里面又分轻症和重症,轻症就是记者们讲的高原反应,包括轻症。来到西藏高原地区可能会出现头晕、恶心、呕吐,晚上睡觉不好,走路气喘吁吁的。重症的急性高原病是高原肺水肿、高原脑水肿,一般这样的情况是轻症没有得到及时治疗造成的。一旦出现高原脑水肿、高原肺水肿那就要重视起来,脑水肿和肺水肿都会造成生命危险。死亡率往往比较高。”王国忠博士说。

  高原衰退症也是健康的一大杀手。高原衰退症就是长期驻地高原地区,长期处于缺氧状态下,导致红细胞增,血液整个粘稠,这样最后导致缺氧,血液循环差导致乏力、恶心、呕吐、头痛、头晕这些症状。

  出现高原反应了,人们就应当补氧!“王国忠博士在谈话中不断强调。在高原地区,定期有效的氧疗非常有必要。

  市场混杂,氧疗要选对产品

  

  在了解到“高反”是与大气压有关系后,记者来到海淀医院高压氧科,就“如何进行氧疗“找到该院高压氧科主任氧疗专家丁建章教授。丁建章教授分析,目前市场上吸氧的产品有几种,对每一个产品来讲,包括它的疗效也是不一样的。相对来讲,软体氧舱应用市场还是非常广的。前几年出现过的氧立得这个产品,现在基本上已经退出市场了,因为它吸的氧太少了,疗效也是非常小的。

  氧气瓶在我国管理上还是一个空白,医院也好,还是一般的氧气站也好,都没有充氧这个资质的,如果用氧气瓶吸氧的话,氧气用完了,到哪去充是个问题。

  单一的制氧机刚购买的时候没问题,它的产氧量应该在90%左右,但是用了半年、一年或者两年以后,它产氧量就会有一个衰减。好的制氧机可能衰减的速度比较慢,有的可能比较差的,一年、两年之后,可能产出的氧浓度可能也就剩百分之三、四十了。制氧机到了这个时候它能起到多大的氧疗作用呢?

  

  据北京市海淀医院高压氧科室主任、全国高压氧主任委员丁建章教授表示,压力在吸氧中起到了关键的作用,压力越大人们吸的氧就越多,当然,这个压力要在人体能够承受的范围之内。举个例子,一个人去了西藏,都知道因为高原地区海拔高,压力低,吸的氧就少,这是一个常识性。反向思维,压力低了,吸的氧少,那压力增高了,吸的氧自然就会多。所以,软体氧舱是带微压的,通过压力让使用者吸入的氧气跟没有压力相比多了很多。这是软体氧舱解决的第一压力问题。第二,除了压力之外,软体氧舱里面氧浓度比正常空气下的要高,所以,在氧舱里面吸的氧会更多。这样的话,人通过有效的补氧,就会远离高原性疾病的发生,也会大大降低因高原病发生引起的死亡。

  丁建章教授认为:氧沐软体微压氧舱是高原补氧的首选。

  在高原上,如何解决人们便捷性的补氧需求?什么样的产品才能够让人们在家中就能享受到在医院里的“高压氧疗”?就这问题,丁建章教授说,软体微压氧舱的诞生堪称是一个医学界重要的发明之一。“这一设备不仅解决了高压氧治疗的便捷性问题,而且由于它利用的空气压缩分子筛技术,不用使用氧气罐,这样就大大提高了它的有效性和经济性问题,未来市场很有前景。”他说。然而软体氧舱品类里面,他首推氧沐微压平衡氧舱。丁建章教授提到,氧沐微压平衡氧舱的制氧机非其他品牌所能比拟,真空无油双压缩制氧机制出的氧真真正正的无杂质危害。

  软体微压氧舱在国际上也是一个新鲜事物,它的诞生也不过一二十年的事情。但是,它的出现让全球的人都有在日常生活接受氧疗的条件,也就是在健康祛病养生过程中,对疾病起到了预防作用,起到了保健作用。

  在中国,氧疗还不被大家重视。就像医院里面不管是病房住院的病人,不论是鼻导管吸氧也好,还是什么其他吸氧方式,对吸氧效率都没有监控。反正医生医嘱一开,至于病人吸没吸,吸了多少,吸后有什么情况,医生也不去过问,更做不到精准医疗。所以,对氧疗的效果还不能进行科学的判断和论证。

  他认为,吸氧产品现在主要有氧气袋、氧气瓶、制氧机、软体氧舱等适合民用的产品,再有就是医用的高压氧。吸氧方法有鼻导管吸氧,有面罩吸氧。高压氧治疗要到医院来做,都是戴面罩吸氧的。氧沐软体氧舱则不用戴面罩,在舱里,躺着睡觉时就能完成氧疗的过程。

  就在采访即将结束时,丁教授告诉记者:未来市场上,就供氧民用设备来讲,软体微压氧舱还是具有很大的前景,因为它能够对慢性病有很好的防治作用,能够有效避免高原病的发生,再加上它解决了压力问题,氧浓度等问题,成为到高原和在高原工作生活的人首选的补氧产品。

  只有充分认识到高原缺氧对人体造成的危害,才可以让氧疗在高原生活中发挥独到的治疗作用,也让软体微压氧舱能够惠及更多的深受“高原反应”危害的人们,走出一条独特的“高原反应”防治之路,才能够让人们远离“高原恐惧”正常生活,也能够让更多的人亲近高原的神秘。